招商加盟热线:

2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最富十人半数来自互联网:中国富人榜越来越像美国TMT强势崛起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5-28 16:55

  从赤手空拳到坐拥770亿元财富,杀入富人榜前十,张一鸣只花了7年。“年轻人的第一个手机”将小米的5位创始人齐齐送入榜单。马云的个人财富只有2206亿元,但他通过阿里、蚂蚁金服、云锋基金控制和参股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经高达4.5万亿元。2010年至今,马化腾一直雄踞中国最富十人之列,金身不破,这是所有地产巨富都未能实现的稳定。2019年,中国最富十人中,只变动了1个人,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一次。

  一系列看似独立的财富事件,却无不表明中国互联网产业的造富能量和垄断态势。他们无处不在,8.23亿中国网民规模是其基本盘,对于创新的贪婪和一二级市场的联动变现之熟络是其杠杆,叠加相对封闭的国内市场给予的政策红利,在整个链条上几乎无往而不胜,中国最富十人有5席来自互联网行业,新财富500富人中,有80名来自互联网行业。在这样的生态里,年轻创业家们纷纷靠近一线富人,读高山大学,读湖畔大学,试图寻找到通向新财富500富人榜的捷径。

  放眼全球,中国正在走美国曾经走过的路。美国20多年来首富一直来自互联网行业,2019年前十富人中有6名来自互联网行业。而中国最富十人之中,已有5席为TMT行业富豪,这是力量扭转后的一个隐喻——经过十余年的震荡洗涤,互联网创富的能力开始逐渐在榜单上形成一种“霸权”。

  为什么刘强东在凌晨写信,直言不讳京东物流如果再亏损,两年就能把融资的钱花光?为什么过去亏损了12年他都没有那么紧张?

  为什么2018年股市低迷,腾讯还是倾尽所能推动旗下投资的各个企业力争上市?

  为什么苹果和华为,两大智能手机巨头,以及众多地产富人,要不约而同来做汽车?

  那么多的“为什么”,在2019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里,都有或明或暗的线索,或者你意想不到的答案。

  年初至今的一轮牛市,几乎让人遗忘,2018年的A股,有多么煎熬。2018年对于很多大股东,甚至是大部分中国最成功的民营企业家来说,一定是忐忑不安的。2019年的富人榜(以2018年底数据为时间基点),也格外地惊心动魄。的确,和富人在财富的过山车中被迫“修行”相比,普通人的996可能真的不算什么。

  在庞大的以“10亿元”为单位的财富面前,现实也呈现得有点迷茫。中国富人榜的前十名,第一次前所未有地稳固。2019年,是这12年来,前十榜单中第一次只有一个人出现变动。

  和去年榜单相比,前五名富人及其名次竟没有丝毫的变化。马化腾与马云继续垄断了创富力的前两名,和腾讯阿里在线上线下各领域的咬合竞争相似,二马的财富值也十分接近,相隔不过54亿元。

  年仅36岁的张一鸣,意气风发闯入前十。被他挤落的,则是去年首次进入前十的李书福/李星星,受到汽车市值大幅下滑的影响,二人跌至18名。

  2012年,张一鸣创办字节跳动,凭借今日头条和抖音两款现象级产品不断上行。在最新一轮融资后,字节跳动的估值已经高达750亿美元。2017年张一鸣还在300名开外,2018年232名,而今年则以770亿元身家成为中国最富第十人。

  互联网让一切成为可能,一个年轻人,从赤手空拳到坐拥770亿元财富,只花了7年。

  张一鸣的出现,不仅再一次演绎了个人在互联网时代的财富轨迹,更深层次的意味则是,中国最富十人之中,已有5席为TMT行业富豪,这是力量扭转后的一个隐喻——经过十余年的震荡洗涤,互联网创富的能力开始逐渐在榜单上形成一种“霸权”。

  从2008年以来,中国前十富人的格局已趋向固化。2008-2012年,全球金融危机肆虐的5年间,中国前十富人的变动率分别高达40%、50%、60%、50%、40%,也就是说,上一年的前十名,到了第二年几乎有一半的概率被替换掉。这既显示了大金融周期中财富洗牌的剧烈程度,也揭示了当时中国不同产业造富的动能充沛。而2013-2018年间,每年至少也有2-3个人挑战成功,轮替杀入前十。

  一旦进入前十,互联网富豪们的财富地位看起来就会稳不可挡。而纵览多年来新财富500富人榜的数据,也可以看出,他们的财富增速更为稳定,回撤风险更低。

  2008年,全球经济风声鹤唳,却是腾讯的爆发元年,两款新推《穿越火线》和《》大受欢迎,与此后代理的《》成为三大盈利支柱。这一年,腾讯在整个国内网游市场上的份额只占6%;2009年,腾讯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20%,营收超过30亿元,占腾讯总收入1/4。

  打开了这扇窗,2010年,马化腾跻身前十榜单,到今年已是连续10年持续现身中国最富十人名单,他的身家也从334亿元增至2260亿元,年化增速为23.6%。

  马云的财富增速更快更稳定。2012年,淘宝商城正式更名为,并在当年光棍节开启促销,13个小时就创下100亿销售额,让一众传统商场艳羡不已;到了2018年,双11突破100亿销售额只用了2分钟。

  2014年,马云以457亿元成为500富人榜的第7名,此后连续5年保持在TOP3的位置。2019年他的财富已升至2206亿元,成功实现5年5倍,年化复合增速高达37%。

  与马云、马化腾的财富高水平稳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众多来自传统行业的富人在前十榜单上昙花一现的身影。

  沙钢沈文荣、日照钢铁杜双华、美斯特邦威的周成建、森马邱光和、海普瑞李锂家族、玖龙纸业张茵、无锡尚德施正荣、三一重工梁稳根……哪一个不是响震一方的风云人物,但也无法连庄前十。的确,对于拥有14亿人的中国,在前十巨富中能够出现一次,都已是实力的充分象征,都已难于上青天。就连许家印、杨惠妍等领先地产巨富,也在前十名单中进进出出,二马却大有永固的态势,互联网的造富魔力可见一斑。

  互联网创富不仅呈现垄断前列的趋势,他们还在榜单上展现了越来越强的财富塑造力度。如小米2018年上市,立誓要从“年轻人的第一台手机”变成“年轻人拥有的第一只股票”,但最显然还是8年前跟随雷军创业的小伙伴们。

  林斌、黎万强、洪峰、许达来等数位小米高管的财富浮出水面,并成功上榜。其中,小米集团现任执行董事兼总裁林斌,以330.6亿元身家排名第47名。如果不是上市至2018年末小米跌幅较大,小米高级副总裁刘德、前首席科学家周光平等人也有望上榜。可以看到,雷布斯对于创业伙伴在股权上还是十分优待的。

  事实上,许多上榜的新人,尤其是TMT领域的新人,背后都有一线富人的提携和点拨。去年市场普遍萧条,而资本的集中度也越发明显,2018年A股、美股、港股新上市的市值超60亿元的内地公司中,越来越多由已上榜富豪控制、推动。如腾讯投资的拼多多、腾讯音乐、蔚来、虎牙直播、趣头条、优信二手车、蘑菇街、灿谷都集中在2018年上市,且年末市值均超过60亿元。除了活跃的腾讯及小米,传统富人亦不遗余力推动旗下子板块上市,如大批地产企业分拆物业公司赴港上市,而何享健家族控制的美的置业也顺风而行,碧桂园杨惠妍家族已陆续分拆教育、物业服务板块上市,刘永好家族也分拆旗下新希望乳业上市。

  众所周知的是,2018年上市环境并不友好,如蘑菇街只落得三折流血上市,破发企业更是遍地可见。但寒冬中,这些得到榜单富人加持的企业,有更大的机会从本就紧缩的融资环境中拿到活命钱,度过寒冬。腾讯自身,也正是在2000年的网络泡沫破裂前一个月,拿到IDG和李泽楷的注资,存活并壮大如斯。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市场环境越恶劣,腾讯越要不遗余力去推动投资企业上市融资一样,毕竟活下来,才意味着有未来。

  向投资砸下重注的腾讯,本身的股价也走得极为坎坷,2018年1月曾高达475港元/股,而10月最低曾跌至251港元/股,目前则已快速反弹至400港元附近。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有趣的是,中国创业者圈子里最火的湖畔大学、高山大学(GASA),恰好一取自山,一取自水。然而,寄情于山水,难免心向江湖。用资本去投资年轻企业、孵化推至二级市场是上榜富人乐此不疲的一个方向。通过教育来传输价值观,则是更高级的投资方式。

  “我们不负责教语文和逻辑,柳青身体不好,心疼一个人就是支持她干坏事吗?”在乐清女孩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之后,滴滴CEO柳青在湖畔大学的同学们,组团群刷“心疼柳青,柳青加油”,截屏流出,引起轩然大波。

  让普通人心里不舒服的原因之一或是,湖畔大学的创立者和学员们,都是妥妥的人生赢家。湖畔大学由柳传志、马云、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九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共同发起创办。其中,马云、郭广昌、史玉柱和沈国军都是500富人榜的常客,身家加起来有几,而旗下控制的企业市值恐怕超过几万亿元了。而根据湖畔大学官网的报名条件,入选湖畔学员需要具备以下几个条件:创业3年以上的企业决策者;年度营收超过3000万元;需提供企业3年完税证明;公司规模超过30人;有3位推荐人,其中至少1位为湖畔大学指定推荐人。

  马云担任第一期校长时,优米网王利芬、汽车之家秦致、快的陈伟星、网慕岩、易到周航、36氪刘成城、俏江南汪小菲等“网红”型富人都是湖畔学员,许多知名公司如ROSEONLY、穷游网、FACE++、美柚、十月妈咪、穷游网、布丁酒店等创始人或高管也抢滩入读。

  以至于后来每次湖畔大学开学,新一期学员名单都被传诵,网友感叹普通人“这辈子也考不上”。柳青是柳传志的女儿,也是湖畔大学第四期学员。能入读湖畔或高山的学员,也因其商业潜力,成为新财富500富人榜的重点观察名单。

  湖畔大学据说学费已然高达36万元,但申请者依然络绎不绝。而现在,高山大学,更以“42天68万学费”出名。高山大学由长城会创始人文厨创办,前软件CEO张宏江、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已故的斯坦福大学物理教授张首晟、清华大学教授鲁白、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斯坦福大学教授崔屹、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学习学院创始院长及清华大学教授吴国盛、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杨培东等联合发起并作为校董。

  看起来,“一线富人+头部PE+名校教授”成为该类大学的创始人标配。而明星学员+高昂学费则形成了一个隐约的圈子和身份的象征。日前,高山大学公布2019级学员名单。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小米高级副总裁王翔、地平线机器人CEO余凯、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等共计27名学员入选。而其过往优秀学员中,不乏已上榜的年轻富人,如旷视科技印奇、滴滴程维、复星梁信军、ofo戴威等。

  湖畔大学坚持公益和非营利,主张坚守底线、完善社会。而高山大学则致力于办成为企业家、创业者培养科学思维的新型大学。不过,年轻富人们纷纷扎进这个圈子,纯粹是为追求知识、追求科学思维吗?抑或也不乏追求资源、追求资本的动机?从过往一些商学院的案例看,挤进名利圈,抱紧一线富人大腿,某种意义上,被认为是年轻富人升级至富人榜的可行捷径。

  在今年的榜单上,马云财富值为2206亿元,但这远远不能体现其巨大的影响力。

  马云主要通过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云锋基金这三家公司构建、连接其实体资本、金融资本、人脉资本;再以这三大实体机构为中心点,通过资本联姻的方式传播辐射影响力。据新财富统计,阿里/蚂蚁/云锋系成为20多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领域覆盖物流(圆通、申通、中通、百世)、新零售(苏宁、新华都、高鑫零售)、传媒(华谊、光线、分众)、医药医疗(白云山、万东医疗、卫宁健康)、金融(中金、华泰、众安)、IT通信(中国联通、恒生电子)等,马云拥有直接影响力的公司市值高达4.5万亿元。

  但这依然并非全貌。通过云锋基金这一PE机构,马云成功构建中国最高端的巨富投资秘圈,再次通过有限合伙结构杠杆式放大影响力。除了马云和虞锋,云锋发起人还包括腾讯马化腾、新希望刘永好、巨人网络史玉柱、投资沈国军、分众传媒江南春、华谊王忠军、新奥集团王玉锁、迈瑞医疗徐航、易居中国周忻、周少雄、中国动向陈义红、电器汪建国、九阳股份王旭宁等。此外,据新财富统计,2017全中国最富500人中,至少有20位上榜富人为云锋的LP,这些人不仅富甲一方,他们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市值加总也已超过5万亿元(详见《新财富》2017年6月文章《他是马云最信任的男人!用500万了10亿,马化腾、史玉柱、华谊、赵薇夫妇……一票富人大腕争着给他投钱!》)。

  对于年轻的创业者来说,面对拥有强塑造力的马云,或许就如借太阳的光亮一般,期待被点石成金。湖畔大学和高山大学的火爆,也就更容易理解了。在40岁以下上榜富人中,或许只有头条的张一鸣目前仍能够与阿里、腾讯、小米等保持距离,未被收编。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飞速成长,实际上享受着多重红利:在中国资本奇缺的年代引入国外风投;人口红利成就庞大而稠密的用户基础;独步世界的制造业,带动价廉物美的移动终端迅速普及;在搭建完善的基础网络设施上,获取用户爆炸式增长;线上监管标准尚在逐步完善中,野蛮生长成为可能……

  面对巨头的扩张,普通人乐在其中,但也呈现出某种无能为力,连阿里人都戒不了微信呢。我们享受网络购物、社交、支付的各种便捷,与此同时,不得不交出我们的时间、交出我们的隐、交出我们的注意力。2018年,双11物流订单突破10亿单。10亿物流订单,大致相当于美国20天的包裹量、英国4个月的包裹量,也相当于中国2006年全年的快递业务量。在2019年除夕6间里,8.23亿人收发微信红包,微信运动全体用户走出9.63万亿步数。

  全民狂欢,以至寡头垄断。而通过流量积攒资本之后,这些年来,互联网巨头们大举投资,通过资本来行使意志、收割创新、巩固势力,进而控制未来。正是资本的无远弗届和创富链条的日趋垄断,在富人榜上,外化成TMT富人财富的日益显贵和稳固。

  值得警惕的是,如果在产业和资本两股轨道上都出现了互联网寡头一统江湖的局面,当它们比你身边所有人都更加了解你是谁,未来会是怎样?携程等机构被关注的“大数据杀熟”,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苗头。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影响力甚至早已溢出国界。这个世界上,唯一有希望能与美国强势互联网产业抗衡一二的,或许就是中国了。因为我们,人多,网好,增速快,2007年,中国网民2.1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16%;到了2018年,中国网民达到了8.29亿,互联网普及率已达到59.6%。

  “这也算新闻?在中国6000年的历史中,有85%的时间里他们就什么都是第一。”在集体打卡参观了中国网民规模的相关新闻后,一位“历史学得很优秀”的美国网友如此评论。他们看到的是2018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对于总人口只有3.3亿的美国人来说,这些数字规模的确是惊人的。

  每一个庞大的数据,对应诞生了腾讯、今日头条、阿里、京东、美团、优酷土豆、爱奇艺、抖音、微等应用巨头,更将它们的创始人、风投资本(高瓴、红杉、鼎晖)合伙人,推上了新财富的榜单。

  这是一个被网络淹没的时代。不单是我们,We Are Social和Hootsuite发布的2019年数字报告显示,全球人口数76.76亿,其中手机用户51.12亿,网民43.88亿,有34.84亿人活跃在社交媒体上。全球互联网用户平均每天上网时间为6小时42分钟,也就是人们1/4的时间都在上网。

  如果说,是中国网民成就了二马、李彦宏和雷军等。那么全球网民成就的,则是美国富人。

  对于美国,从前是品牌如可乐、宝洁、等产品行销全球,如今更鲜明的代表则是互联网。从全球范围来看,美国作为网络技术发源地,几乎独霸全球网络资源,占据虚拟空间的绝对领导权。比如谷歌的“10亿级用户”的产品应用高达8款:Google搜索、邮箱Gmail、Android智能手机作系统、应用商店Google Play、网站YouTube、Google地图、浏览器Chrome、谷歌云存储服务。仅谷歌搜索在英国、德国、法国、印度、、巴西等国的市占率超过90%。

  过去20多年时间里,美国首富一直都是微软的比尔·盖茨,直到去年他才被的贝索斯取代。互联网行业同样是美国的造富主引擎,其2019年的前十富人中,6名为互联网富豪。中国的榜单,无疑也正在重演美国富人榜的演化轨迹。

  在互联网产业上,中国也是距离美国身形最近的对手,恐没有之一。阿里巴巴市值约为一半,其市销率却达到了8.5倍,远远高过的3.6倍。而腾讯和脸书市值已是旗鼓相当,均在4500亿美元左右。百度与对标的谷歌,差距就比较遥远,前者市值596亿美元,不到谷歌1/10。

  不过,中国互联网们的财富值和美国巨头们对标尚有距离,如马云和马化腾在各自主要企业中的持股比例都已大幅稀释(这也说明了早期中国互联网企业面对外资风投时的相对弱势),导致在企业市值还可以贴身肉搏的时候,其创始人的财富值却距离较大。如马云财富折算约322亿美元,不到贝索斯的1/4。马化腾的财富也大约只有马克·扎克伯格的一半。

  当互联网巨头以前所未有的稳固程度统治中美两国财富榜单时,互联网所推动和解放的生产力,固然为经济所喜,但其形成的垄断态势,也让各国政治势力有所警惕。

  比如,特朗普对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似乎没什么好脸,掌门人杰夫·贝索斯就不受待见。特朗普曾表示,并没有在公平的竞争环境下经商,没有支付足够的销售税,并让数以千计的美国零售商破产。此外,特朗普曾抨击谷歌搜索引擎不公平地散播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隐藏“公平媒体”的正面信息,并警告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必须小心点”。

  特朗普的吐槽有着民意基础——对于硅谷的科技巨头,通过离岸中心逃税的指控一浪高过一浪,对它们的巨额财富和强大力量心存疑虑;而共和党则担心网民容易遭受网络舆论偏见的冲击。大学分校传播学教授格洛林说:“这背后有合理的关切,这些公司缺少监管,在公共思想领域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是我们在媒体领域从未见过的力量。”美国硅谷科技评论家杰伦·拉尼尔则评论道,如今的互联网巨头就像古希腊中的海妖,用魅惑的歌声让水手沉迷其中,最终导致船翻人亡。

  2018年,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都曾遭遇过监管上的压力测试:电商征税、牌照发放收紧等。在未来,针对互联网巨头的垄断态势,政府监管是否会加强,将成为影响马云、马化腾身家财富的主要变量之一。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转化为个化直达邮件。[详情]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路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服装多样需求的平台。[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是绿,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金网(原大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保护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自由流通。[详情]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说服演讲)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媒体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平台,从学生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款、汽车款、消费款等领域。[详情]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开放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